引进人才,培养人才,留住人才(2008-3-22)

    (蒋德海) 不久前,上海提出了“使上海成为人尽其才、人才辈出的乐土”的蓝图,为上海新一轮发展,确立了人力资源建设的基本目标。要实现这一目标,关键要解决三个问题:

 
  一是引进人才问题。一个开放的社会,能够用最广博的胸怀欢迎一切人才,并为他们提供大显身手的舞台。能不能引进人才往往成为一个社会开放和进步的标志。科学的人才战略,需要解决从哪里引进、引进什么人才的问题。我建议,上海人才战略的开放性应当主要着眼于国外,对于国内,应以不冲击兄弟省市的人才战略为前提。引进后,还要解决好本地人才和引进人才的关系,不能因为引进人才就贬低本地人才,变成只有引进的才是人才。引进什么样的人,我们不仅要看硬件,更要看软件,应当看他的创造性能力和创造性成果。
 
  二是培养人才问题。在科学发展观中,教育具有突出的地位。建设人力资源强国,必须优先发展教育。古往今来,教育是培养人才、塑造人才最基本的手段,也是推动国家发展进步的最有效力量。改革开放以来,教育的大发展有力地推动了中国社会的进步。改革开放30年间,中国高校招生人数增长逾20倍。今天的中国,高校在学人数位居世界第一。“十一五”期间,中国将有2700万名普通高校毕业生需要就业。今天中国各行各业的关键岗位上,都有我们自己培养的人才在发挥聪明才智,为推动中国改革开放和经济、社会进步作出了巨大贡献。
 
  三是留住人才问题。无论是引进的人才还是培养的人才,都有一个能否留下来的问题。建设人才资源强国,就是要建设具有凝聚人才和吸引人才的环境和机制。否则人才引进和培养再多,不过是为人作“嫁衣裳”,仍然不能实现人才资源强国的目标。这就要求我们将人才环境和机制的建设作为人才战略的重要内容,不利于人才引进和人才培养、最终不利于留住人才的环境和机制,都应当逐渐加以改变和完善。
 
  以上三个问题,人才制度和环境更为根本,也就是要形成一个“人尽其才、人才辈出的乐土”。几年前,中国人民大学顾海兵教授就指出过六大人才误区,如学历等同于人才、人才事业工程化、人才标准片面地简化为英语加电脑、给所谓最高层次人才加官进爵、外来和尚会念经、人才管理上的轻重失衡。这六大误区概括起来,就是一个人才环境问题。应该看到,目前,我国不少地方还缺乏公平的人才竞争机制,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人才的成长。压抑人才、埋没人才的现象还不少见。中国人才市场中有一个奇特的现象:一方面,各单位都在大张旗鼓地招人;另一方面,各单位也存在严重的人才流失现象。这种一边流失一边引进的现象,值得我们反思———一个留不住人的单位,又怎么可能引得进真正的人才?即使引进了,能留得住吗?有些地方、有些部门的领导搞小圈子,容不得人,压制人才,排挤人才。这种现象有没有,有多严重?有关部门或许可以做个调查,这么多年,我们都引进了多少人,他们的感受如何?
 
  诚然,在人才市场上,确实有“水往低处流,人往高处走”的现象。但是,这个道理并不绝对。建国初期我们那么多优秀的科学家放弃国外的高薪,回归祖国,奔的是祖国建设的大环境。即使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,市场因素仍然有限。关键看我们能不能为他们提供发挥其才能的环境。
 
  要成为“人尽其才、人才辈出的乐土”,当前,我们尤其要注意克服一些不利于人才形成的不良倾向。比较典型的是形式主义,片面看重学历,导致学历教育爆棚,结果是硕士、博士、教授的含金量明显降低。近年学术界频频曝光的博导、教授、博士剽窃现象就与此有关。二是官本位猖獗。官本位传统是对科学人才观的最大冲击。如某地为引进海外高层次紧缺专业人才,规定在国(境)外取得全日制博士学位的人才来工作,进省直党政机关不受编制、职数限制,依据德才条件,可安排正处级职位。其实,在这个问题上,李约瑟早在多年前就有了警告。他在《中国科学技术史》第七卷第一册中明确指出:近代中国科学滞后的症结在于中国长达两千年的封建官僚制度。当我们的优秀人才都想着当官的时候,我们的社会怎么可能人才辈出?三是不健康的名利观。数学大师丘成桐曾不无忧虑地批评说,“一些中国学者对名利的热衷,严重阻碍了中国科学的发展。”“中国现在的许多高校唯利是图,就是看钱,看经费。真的研究成果从来不在乎。”这些现象,都是人才机制健康发展需要克服的障碍。(作者为中国民主促进会上海市委法制委员会主任、华东政法大学教授)
 

    来源:解放日报   2008年3月22日